鶴唳華亭(電視劇)[2019]
鶴唳華亭(電視劇)[2019]

《鶴唳華亭》第8集:第8集

盧世瑜見蕭定權不再反對自己歸鄉,便意識到他已經知曉整個事情的經過。蕭定權不捨地離開,獨自走到一個街頭的角落失聲痛哭。此時,顧逢恩十分悵然地走來,他覺得自己也有責任在裡面,如果聽從太子的意見沒去考科舉,也不會出現這一系列事件。蕭定權已經無心責怪顧逢恩,現在他只希望逢恩不要再離開自己身邊,眼看最愛的恩師離去,他實在無法再承受其他親人的離去。就這樣,這次事件就此收場,蕭定權最後將一切罪名推在趙叟頭上,平息了此事。與此同時,蕭定棠的外公安平伯趙壅抵達京都,見到了蕭定棠和李柏舟,還有許昌平竟然也到達了現場。原來,許昌平從一開就是李柏舟的人,精心設計的考場錯號佈局就是許昌平的傑作。許昌平的頭腦深得李柏舟的欣賞,可許昌平卻為人低調,他私下裡來到大牢為趙叟送行,趙叟匍匐在地,感嘆對許昌平這個舊主的後人,自己已經不能再為他效勞了,衷心希望許昌平以後多保重。張榜公佈的日子如期到來,顧逢恩翹首以盼這天很久了。他再三央求蕭定權一同看榜,可蕭定權還深陷於這次科考的種種心痛,始終不願動身,聽顧逢恩說陸文普會帶著妹妹陸文昔去看榜,蕭定權立即打起了精神,興沖沖地出門了。顧逢恩果然如自己所願,金榜題名,可蕭定權無心高興於此,他一直都在尋找陸文昔的身影,當他得知陸文昔當天壓根沒有來看榜,氣得他追打顧逢恩起來。考試就是這樣,有人金榜題名,就有人名落孫山,張紹筠自以為才華出眾,但卻是個名副其實的無能之輩,最終落榜。顧逢恩低聲向蕭定權開玩笑,若是張紹筠都能考中,那就是個天大的笑話。張紹筠聽到後,生氣受到別人取笑,便氣不打一處來,找考得不錯的陸文普撒氣,指使他人將陸文普推到池塘裡。蕭定權實在看不慣張紹筠如此囂張,他立即出售將備受欺凌的陸文普救上來,可是張紹筠還是不肯就此罷休,高調宣揚自己的姐姐就是未來太子妃,炫耀這是武德侯的意思。蕭定權實在忍無可忍,一腳把他踢進了水裡,讓他也嚐嚐落湯雞的滋味。盧世瑜仍未動身離開都城,他收到一個消息,武德侯想讓刑部尚書張陸正之女嫁給蕭定權。盧世瑜不由得感嘆著,他清楚武德侯的良苦用意,歷數朝廷六卿,也只有張陸正還沒有歸附李柏舟,所以,必須趕緊阻止張陸正,以免六卿都成為李柏舟的人。蕭定權不瞭解和張家女兒的婚事是真是偽,想到張陸正也是盧世瑜的弟子,他便來到盧世瑜家中,想詢問此事,沒想到卻看見正在盧世瑜家裡幫忙晒書的陸文昔。陸文昔露著白皙的胳膊,背影在陽光下非常好看,蕭定權禁不住傻了眼,等陸文昔察覺有人回過頭來,才又慌又羞地拽下衣袖。蕭定權知道女兒家害羞,他便與陸文昔隔著一道屏風聊天談心,那屏風上是陸文昔所作的山水畫,兩人很有共同語言,聊得很愉快,儘管蕭定權一直沒有見到陸文昔的真容,但還是對她無比喜歡。盧世瑜思考許久,覺得不宜讓張氏女成為太子妃,因為張陸正有能無德,倘若此人以後成為國丈,只能成為蕭定權的阻力。其實,盧世瑜心裡還有一個喜歡的人選,那就是陸英的女兒陸文昔。盧世瑜並不知情,蕭定權和陸文昔已經如同情侶一般,相互欣賞。

關於星關係 | 聯繫方式 | 服務協議 | 隱私政策 | 廣告服務 | 招聘信息 | 香港繁體版 | 臺灣繁體版 | 中文简体版 | 娛樂今日新鮮事

Copyright © 2018 河南圖靈實驗室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備案信息:豫ICP備17015470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