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唳華亭(電視劇)[2019]
鶴唳華亭(電視劇)[2019]

《鶴唳華亭》第7集:第7集

事情過去之後,考生也被釋放,盧世瑜突然發現一間考房沒有考生、考號,不由得心裡一驚。另一邊,皇上認真對照盧世瑜的原書和造偽的筆跡,他清楚仿造得如此逼真只有盧世瑜本人做到。不久,皇上又發現天字四十號和四十一號之間有一間無號空房,從天字四十一號起,至玄字十號止,所有的號房都比之預先往後錯了一位。至此,盧世瑜才意識到,蕭定權在科考前夜來看望自己,就是為了創造機會,等著蕭定棠和李柏舟進圈套。蕭定權此時來見盧世瑜,盧世瑜用戒尺打了他。更讓盧世瑜生氣的是,他用老師教授的書法偽造筆跡,不顧老師平時對他的做人教導,誘惑許昌平和趙叟犯案。不希望他整日陷於權鬥,更不希望他違背一個君主的品行。鑑於以上情況,盧世瑜決意離開,告戒蕭定權一定要好自為之。太子希望老師不要離開,他承認錯了,他急的淚流滿面。入夜,蕭定權向父皇請安,見到了李柏舟,不由得一驚,原來李柏舟並沒有被刑部抓起來,他看見父皇的書案上擺著盧世瑜的真跡和自己的偽書。連想起盧世瑜的話,他已經猜到父皇識破了自己,於是他只能靜觀其變。皇上命人將考場座位分佈圖拿來,發現空了一間房,整個考場順序都往後錯了一位。皇上稱出現一間空房,是因為天字四十號頂棚漏雪,無法使用,李柏舟才命人把號牌重新往後掛了一遍,而蕭定棠給許昌平的信裡曾提到,讓許昌平把事先做好的考題放入天字四十八號和天字六十號,可是按照實際的座次,應該是天字四十九號和六十一號,那麼,這考題其實本不應落入顧逢恩和陸文普手中,如此說來,顧陸二人完全可以撇清嫌疑,可蕭定權今天上演這麼一出,反倒讓事情變得難以收場,難以自圓其說。蕭定權恍然大悟,對皇帝說是李柏舟先命人放進考題,再命人錯號,這是載贓。蕭定權說誣陷朝臣是死罪,皇帝讓他站在後邊去,認為他再任性下去,盧尚書早晚死在他手裡。畢竟是蕭定權先設下的圈套,才會棋差一招,被對方暗算,更糟糕的是,蕭定權還仿造了一份盧世瑜的筆跡,這就是無法解釋的鐵證,如果公佈於眾,蕭定權就會成為陷害親王大臣的奸佞小人。如果李柏舟糾住不放,其罪名足以廢儲。蕭定權無言以對,李柏舟為官多年,蕭定權根本不是對手。皇上想找個人替太子背起來這個罪名,這人就是盧世瑜。原來,盧世瑜重新寫了一張字,把蕭定權寫的替換下來,這樣就能承擔洩題的所有罪名。蕭定權跪在父皇面前,哭著承認了所有罪名,大叫與盧世瑜沒有任何瓜葛,希望保住盧世瑜性命,答應蕭定棠留在京都,以便讓李柏舟作罷。皇上生氣蕭定權竟然為了一個外人而不顧地位和尊嚴。蕭定權傾訴身邊沒有幾個愛自己的人了,盧世瑜是爺爺那一代留下的唯一一個老師,曾教育自己十五年之久,所以不惜一切代價,力保老師沒事。見此狀,皇上只好同意了蕭定權的懇求,責令盧世瑜辭官還鄉,永不續用。蕭定權心中愧疚,於是帶著盧世瑜的家鄉菜來告別恩師,他清楚此一別恐怕再無相見之日。

關於星關係 | 聯繫方式 | 服務協議 | 隱私政策 | 廣告服務 | 招聘信息 | 香港繁體版 | 臺灣繁體版 | 中文简体版 | 娛樂今日新鮮事

Copyright © 2018 河南圖靈實驗室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備案信息:豫ICP備17015470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