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之下(電視劇)[2020]
陽光之下(電視劇)[2020]

《陽光之下》第10集:第10集

柯瀅聲稱自己丟了手機,用新號碼給雨澤播去了電話,交代事情。刀尖派過去的小弟趕到了南洲大學柯瀅的辦公室,發現這裡早就已經人去樓空,連手機都扔在了抽屜裡,於是只好拿了手機返回。刀尖走後隨即來到了柯瀅的家,早已離開家的柯瀅房門緊閉,神祕人發現柯瀅失蹤之後,刀尖按照神祕人的指使,前往南洲大學找柯瀅的學生餘澄波。柯瀅下了高速之後,謹慎地用教師證而不是身份證,開了一個旅館,與此同時雨澤他們早就下了高鐵,柯瀅覺得自己應該很快就可以和家人重逢了。儘管柯瀅自認自己一路以來都沒有露出什麼馬腳,可一直以來伴隨著她的恐懼還是令其半夜驚醒,她突然想起了餘澄波。餘澄波幫過自己不少忙,柯瀅立刻給他發了一個信息,只是說自己得罪了人,讓他儘快請假回家,不要受了牽連。信息發過去後,很快就收到了迴應,柯瀅見沒什麼異常,剛躺下閉上眼睛準備睡覺,咚咚咚的敲門聲嚇得她幾乎跳了起來,這時電話響了起來,顯示的是餘澄波的號碼,但電話那頭,一個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柯老師,開門啊。柯瀅顫抖著打開了房門,表情陰鶩的封瀟聲站在門口,突然進來拽著她的頭髮把人摔在了床上。柯瀅知道餘澄波應該已經被封瀟聲控制住了,哀求對方放過自己的學生,他什麼都不知道。傅慎行看著那部柯瀅的新手機,和她丟棄的那部竟一模一樣,挑眉輕笑讚歎她,還真是聰明。可隨後在柯瀅行李箱裡發現的舉報信卻令其勃然大怒。柯瀅趁對方驚訝之時,拔斷了床頭檯燈的電線,原來,柯瀅早就已經打開了衛生間水龍頭,如今水已經漫過了整個房間,只要柯瀅把電線按在地上,頃刻間,兩人就可以同歸於盡,柯瀅的家人就可以倖免於難了。封瀟聲雖然意外卻也沒什麼怕的樣子,他撥通了視頻電話,此時的餘澄波已經被刀尖控制,並且威脅柯瀅如果敢殺了自己,柯瀅的學生餘澄波必須陪葬。並且自己是從地獄回來的人,不怕再下一次地獄,有膽量,就試試吧。柯瀅來到餘澄波的病房,昨晚,他被刀尖的人打得渾身是傷,這才住進了醫院,可等她到了之後,發現餘澄波已經離開了,並且留下了一張字條,讓她不要擔心。柯瀅麻木得坐在床上,正好雨澤的電話打了過來,焦急地問她現在情形如何,柯瀅儘量讓自己語氣聽起來鎮定一些,讓他不要擔心,自己去了省城確認,申世傑和封瀟聲確實是兩個人,可能是最近精神狀況不太好。封瀟聲看著如今的柯瀅,很是滿意自己的作品,一個不屈不撓,始終充滿鬥志的女人,還是一個漂亮女人,卻始終無法逃脫自己親手打造的地獄。可是,柯瀅接下來的話卻令他意外不已,本質上,他完全可以殺了柯瀅,可是為什麼留著她一條命,是因為封瀟聲不甘心做一個傀儡。他的存在,只是為了延續封家的存在,若不是真正的封瀟聲病魔纏身,藥石無醫,他怎麼可能冒名頂替?儘管如今的生活遠遠勝過之前刀口舔血,若不是為了逃脫法律制裁,他還是喜歡之前的日子,所以,在精神需求上,他需要一個人,一個可以證明他是申世傑的人。陳警官死了之後,就只有柯瀅知道這個祕密,所以他才不肯輕易弄死這個女人。小武和老油槍去處理二叔的放出去的債,閒聊時候告訴對方如今自己並沒有在刀尖身邊,而是給封瀟聲做司機。老油槍聽了大為驚喜,讓對方好好幹,還笑稱自己說不定什麼時候還要仰仗小武。一群人從債主手裡拿到了一大袋現金,離開上車的時候,正好被綁在暗處的喬宇拍下了照片。接下來,老油槍又帶著小弟要了不少的外債,二叔最近十分緊張,催著手下不停地收帳。而這所有的情況都被小武悉數告知了肖隊,他這個內線當得可謂是稱職極了。連蓮跟著喬宇到了他家,驚訝得發現喬宇家裡竟有大量關於封家集團的照片,原來,他在背地裡偷偷調查封氏集團,在講起封家兄弟的發家史時,喬宇如數家珍,封家通過涉黑,獲得了原始積累,後封瀟聲繼任董事長後,通過購買新能源產業鏈,以及國外的各種礦產,封家的財富積累速度也越來越快。其實,這些所有的真相併不是喬宇一個人的收穫,更多的是他的老師—邢曉輝的心血,在邢曉輝出事之後,敢插手這件事的,恐怕就只有喬宇了。

關於星關係 | 聯繫方式 | 服務協議 | 隱私政策 | 廣告服務 | 招聘信息 | 香港繁體版 | 臺灣繁體版 | 中文简体版 | 娛樂今日新鮮事

Copyright © 2018 河南圖靈實驗室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備案信息:豫ICP備17015470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