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好書》第二季如約歸來,首期“信仰之書”直擊靈魂

“我知道現在讓你們感興趣的書已經太多了,需要應付的生存困境、發展難題、情感糾葛也已經太多了,我知道,我們就是為了讓你們能忙於這些才去死的。去看看這本書吧,不是為了記住或者感激我們,我只希望你們能瞭解我們,能試著理解我們。就像你們會無私地養育自己的孩子,會為孩子犧牲自己的一切一樣,你們,就是我們的孩子。”

當演員於震說完最後這一大段臺詞時,與他相隔只有幾米的臺下觀眾已經熱淚盈眶,不約而同起立鼓掌。

很難想象,就在錄製開始之前,總導演關正文問起有誰看過原書,現場六百多名觀眾,只有6個人舉手。但通過於震等演員們的演繹,臺詞中這本厚重的大書——《紅巖》,再次顯示出了經典作品跨越時空的震撼力和感召力,同時也為《一本好書》第二季開播拉開大幕。

《一本好書》第二季《紅巖》劇照,於震飾演革命烈士許雲峰.jpg

繼去年驚豔亮相之後,由騰訊視頻、實力文化聯合出品的《一本好書》第二季如約歸來,從10月7日起每週一20:00在騰訊視頻上線、10月14日起每週一22:30在江蘇衛視播出,繼續與觀眾分享好書。節目組將《紅巖》作為首期書目,致敬為新中國成立做出貢獻的英雄信仰。

一本好書第二季海報.jpg

首期推介“塑造價值之書”,三條人物線解讀“紅巖”精神

去年10月8日,《一本好書》第一季以獨創的“場景式讀書模式”亮相,從首期開始即實現了流量和口碑的高開高走,最終以9.2的高分名列2018年度網綜豆瓣評分榜首。《一本好書》第一季在塞林格《麥田裡的守望者》中收官,在廣大網友的“守望”中,第二季如約歸來。

首期書目選擇《紅巖》,它是總導演關正文內心認可的“塑造價值觀之書”。在當代中國歷史上,有三部文學作品對形成人們當時普遍認同的價值觀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它們分別是《紅巖》《紅日》《紅旗譜》,其中公認影響最為深刻的作品,就是《紅巖》。《紅巖》於1961年初版,迄今銷量上千萬冊,並被改編為影視劇、舞劇等多種藝術形式,廣為流傳。

半個世紀過去,《紅巖》似乎遠離了當代人尤其是年輕一代的生活。在錄製現場,當關正文請觀眾列舉一下《紅巖》中的英雄人物時,很多人都能說出“江姐”的名字,但“許雲峰”的名字則無人提及。

關正文直言,“江姐”的人物和故事已經家喻戶曉,以“江姐”為主線解讀《紅巖》,原本是非常穩當而討巧的做法。但恰恰因為太熟悉,可能就無法調動觀眾重讀原著的積極性。考慮到要在有限時長之內激活大眾的閱讀興趣,同時結合舞臺呈現和現實關照,節目組選擇了另外三條個性迥異的人物線:堅定的共產黨員、成熟的地下工作者“許雲峰”,出身富家、在學習中成長的“劉思揚”,以及心懷私利、最終叛變的“甫志高”。

節目最開始,即通過於震所飾演的“許雲峰”,向年輕觀眾隔空喊話:“今天大家將要看到的,是一部非常重要的小說,重要到什麼程度?這部小說它影響了中國整整兩代人的價值觀,它告訴了你,為什麼你今天過上了這樣的生活。要了解你的父母、你的祖父母,你必須讀這本書。要了解你的今天,你也必須讀這本書。”

這一段代表節目組初衷的喊話,直接拉近了“許雲峰”與年輕觀眾的距離。關正文說:“我們直接打破了《紅巖》與當下年輕人之間那種‘隔’的感覺,告訴你這本書是跟你密切相關的。你要了解中國嗎?要了解你的父母嗎?要了解你的現在和未來嗎?那麼你都應該讀一讀《紅巖》。我們希望做的每本書,都能夠跟觀眾當下的生活、生命需求密切相關,具有當下閱讀的必要性和閱讀利益,《紅巖》就是這樣一本書。”

即將亮相《一本好書》第二季的書目,還包括《駱駝祥子》《簡愛》《魯迅雜文集》等。關正文特別提到《魯迅雜文集》的入選:“魯迅應該是中國全民閱讀永遠的精神糧食,但現實是很多年輕人與魯迅的距離越來越遠,這件事情太有必要再好好說說了。”

《一本好書》第二季《紅巖》劇照5.jpg

《一本好書》第二季《紅巖》劇照1.jpg

重溫信仰深意,書中人自白感動全場

《一本好書》也將《紅巖》一書中最驚心動魄的心理鬥爭,呈現給當下的觀眾。“許雲峰”在被捕之後面臨著兩種選擇:或者拒不妥協,眼睜睜看著戰友因為自己的“固執”遭受嚴刑拷打,他本人也難逃犧牲;或者應敵人要求,拍一張舉杯的照片登報。這裡有一個重要的細節,即按照當時黨組織的規定,任何黨員從被捕那一刻起就已經被判定自動脫黨。也就是說,即便不拍這張照片,“許雲峰”的忠誠也將面臨信任危機,他的名譽能否獲得保全,還是個未知數。

在關正文看來,“許雲峰”的選擇,同樣也能映射我們當下的生活。“當他被敵人威脅說他的戰友、他的兄弟們的生死,都攥在他手中的時候,那種壓力和痛苦更甚於肉體折磨。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真正理解‘許雲峰’作為一個英雄的崇高之處:他經受住了最殘酷的考驗,超越了個人的名譽和生死,自始至終選擇忠誠於信仰。”

節目錄制現場,當敵人質問“你為什麼就不能現實一點時”,“許雲峰”給出了鏗鏘有力的回答:“我很現實。我看到的現實,是明天億萬人的勝利,是你們欺壓百姓的腐敗制度的消亡。如果美好的生活需要用犧牲去換取,這是我們的光榮,有這樣的戰友,是我的驕傲。我們的理想,你是永遠也不會懂的”。現場觀眾無不動容。

《一本好書》第二季以《紅巖》作為首期書目,並藉由“許雲峰”的臺詞,重溫信仰,看到英雄背後的氣節,致敬這些可愛的人們。

強化打造“一出好戲”,週一圍高亞麟葉璇等實力加盟

從《一本好書》第一季開始,演員們對不同書中片段的精彩演繹,就獲得了不俗的口碑。這點甚至出乎關正文自己的預料:“我原本想盡可能生動地演繹這個故事就行了,然後大家應該更多地去關注書的內容。但我很快發現,當你用戲劇這個形式的時候,戲劇本身的規律就開始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我看到彈幕上有很多討論,比如這個角色誰演最合適、他的表演如何、對手戲的分寸如何把握,等等。後來我一想這肯定是對的,我們既然用了戲劇形式,就應該讓整體呈現更符合戲劇規律。所以第二季在劇本改編、戲劇衝突的層次和清晰度等方面,都有了非常大的強化,也給了演員們更多的發揮空間。”

除了王勁鬆、王自健、喻恩泰、曹衛宇、尤靖茹等上季演員迴歸之外,《一本好書》第二季還吸引了於震、週一圍、高亞麟、葉璇、薛佳凝、海一天等實力派加盟。與一般意義上的劇組不同,每個演員都帶著自己獨特的閱讀體驗和對人物的理解而來。“所有被邀請的演員都知道這是一個非常有追求的工作環境,每個人都特別努力地闡釋人物。我印象特別深刻的就是,雖然我們的錄製時間非常緊湊,但在現場,演員自己主動要求‘再來一次’的情況特別多。”

在首期《紅巖》的錄製現場,於震(飾“許雲峰”)和曹衛宇(飾“徐鵬飛”)貢獻了極其精彩的對手戲。這兩個角色不僅有大段大段的臺詞,還有劇烈起伏的內心戲,其工作強度不亞於主演一場話劇。當臨上刑場的於震說出這樣一大段臺詞——“我們這些人好像離你們已經很遠了,你們中的很多人已經看不見我們了。但是,我們,一直在看著你們。你們幸福、快樂,我們就會高興,你們迷茫、痛苦,我們也會傷心。因為你們,是在替代我們,活在我們自己的夢裡。你們,就是我們的孩子”,於震本人現場飆淚,臺下觀眾淚流滿面,就連攝像機後面已經熟悉所有臺詞的工作人員,都被打動落淚。

《一本好書》第二季《紅巖》劇照,曹衛宇飾演書中人物徐鵬飛.jpg

《一本好書》第二季《紅巖》劇照,於震飾演革命烈士許雲峰 (1).jpg

“靈魂綜藝”重新出發,線上流量激活線下閱讀

於震在臺詞中一再強調“去看看這本書吧”,類似的表述,從《一本好書》第一季開始,幾乎每期都會出現幾次。這正是節目的初心所在:通過演員的精彩演繹,讓觀眾切實感受到文學經典的文字魅力和思想精髓,繼而回歸到原著閱讀。有網友稱讚其“把書籍搬上舞臺,用短短几十分鐘能演出書籍中的精華,讓書籍變得生動立體引人入勝,真的是太難得了”。

從第一季的播出效果來看,以打造“大眾閱讀試衣間”為己任的《一本好書》,成功實現了讀書節目的更新迭代:第一季總共12期節目,在騰訊視頻平臺獲得近4.75億人次的播放量,微博主話題閱讀達1.8億;在豆瓣,超過2.1萬名網友為之打分,其中68%的人給出了五星好評;《一本好書》也在業內獲得高度認可,收穫了包括2019白玉蘭“最佳電視綜藝(提名)”、2019中國綜藝匠心盛典“年度匠心導演”、Sir電影首屆文娛大會“年度最佳綜藝”等十多項榮譽。

《一本好書》更大意義上的成功還在於,“去看看這本書吧”的呼籲已經化為現實:節目熱度迅速從線上傳到線下,去年“雙11”期間,《一本好書》第一季已經播出的推薦書目紛紛登上京東、噹噹等圖書商城的暢銷榜,首期書目《月亮與六便士》更成為幾大圖書商城的銷量冠軍。

可以說,《一本好書》不僅實現了作為一檔原創綜藝節目的大流量和好口碑,更重要的是激活了大眾的閱讀興趣,推廣了節目所提倡的“多元認知、獨立思考”的價值觀。正是因為“多元”和“獨立”的並重,《一本好書》第一季每期節目上線之後都能引起熱烈的討論。從《月亮與六便士》中理想與現實生活的衝突,到《霍亂時期的愛情》中“愛情保鮮期”“一生只夠愛一人”與年輕一代愛情現狀的對比,這個“大眾閱讀試衣間”,帶領觀眾去試驗和認識的,遠遠超過了閱讀本身,更有時代、人性、世界觀、價值觀等等深刻內容。也因為如此,《一本好書》被網友冠以“靈魂綜藝”的美稱。

隨著《一本好書》第二季開播,這檔“靈魂綜藝”再次出發,相信會引爆又一輪關於價值觀的討論和全民閱讀的熱潮。

《一本好書》第二季《紅巖》劇照3.jpg

暫無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關於星關係 | 聯繫方式 | 服務協議 | 隱私政策 | 廣告服務 | 招聘信息 | 香港繁體版 | 臺灣繁體版 | 中文简体版 | | 娛樂今日新鮮事

Copyright © 2018 河南圖靈實驗室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備案信息:豫ICP備17015470號-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