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祖新:我一定在追求當下最適合自己的東西

星關係5月13日訊 追《清平樂》的觀眾,一定看到過類似這樣的彈幕或評論,“才發現張茂則是葉祖新演的啊”。如此反應,在這部劇剛剛上線時尤其多,葉祖新也看到了。觀眾的認不出,恰恰是對人物塑造的肯定,所以他深深地為之開心。

他知道,大家對自己的印象還停留在2011年《步步驚心》裡的老十,那個陽光、純粹、有點憨的阿哥,“沒想到我會去演一個這樣類型的角色”。

葉祖新不自覺地給“這樣”加了重音,可見張茂則是有些特別的。他幾乎是十阿哥的反義詞,但又不止相反的那一面。他是跟著官家長大的內臣,說官家懂他也並不為過。在這部劇後半部分的兩段劇情裡,官家對著旁人和他本人這麼評價和提醒道——

“茂則啊,他聰明,做什麼都比別人強。只是像他這麼聰明的人,卻從小隻能在宮裡,沒得金榜題名榮耀加身,也是壓抑的。尤其,沒法護著他喜歡的人”。

“你啊,真是傻,你我算是什麼樣的情分,便算你如那賈婆子一般,我也得盡力去救你啊。茂則啊,朕不許你死,朕要你彌補、要你贖罪”。

這樣的身份,這樣的聰明和傻氣。兩句話,幾乎把張茂則身上的光亮與黑暗都點到了。也因此,葉祖新眼裡的張茂則,是一個值得回味的生命個體,是那種演員所能遇見的、堪稱完美的類型,可以演得過癮。

他看得很清楚,十阿哥讓觀眾真正地認識到,有個演員叫葉祖新,張茂則讓觀眾重新認識了他。兩個角色相隔近十年,前者的身上有他如今演都演不出來的青春樣貌,而他現在最好的時刻,給了最好的張茂則。

1.jpg

01

葉祖新對《清平樂》以及張茂則的好,有種“死心塌地”的認定,這種感受從看劇本的時候就開始了。

第一遍看完,他還有些一知半解。不解項,是其中很多文言文的內容,需要慢慢地去消化和琢磨。

已知項,“它不是說刻意地製造矛盾衝突點,而是把所有的矛盾衝突點都雲淡風輕地化解了,同時又富含著很深的寓意,我覺得這個東西是很難得的”,他也著重看了自己要演的張茂則,明確感覺到他的有血有肉。

正如官家所說,內臣的身份對張茂則是有約束的。

不然,以他的能力,可以成為朝堂上的將相之才,也可以擁有一段圓滿的姻緣。但約束之下,留給他的便是另一番天地。在這裡,有他從小尊敬陪伴的官家,有他願用一生守護的娘娘,彷彿為別人活就是為自己活。

在一個相對慢節奏的故事裡,詮釋一個把自己“收”起來的人,多少有點難上加難的意思。

2.jpg

葉祖新做得最多的工作,就是讀劇本。“熟讀,一遍一遍地讀,真的,我覺得這是拍戲到現在看劇本看得最多的一次”。估不出到底有多少遍,他幾乎要舉手發誓般的誠懇回答,“真的不知道,就是一遍一遍地讀”。從看劇本到背臺詞,“感覺又上了一回中學,一堂堂的語文課,天天在默寫、在背誦”。

臺詞有難度是一方面,這個人物還有許多需要吃透的地方。“就像上學時背文言文一樣,你不理解他的意思,一定背不下來”。言下之意,不懂張茂則,一定演不好。

除了內臣的身份,他的隱忍、剋制、細膩、痴心、忠誠、精明、不卑不亢、不動聲色……這些屬性,都需要向裡挖掘,動作幅度不能大,眼神、語氣等細節,幾乎是傳達內在的唯一“工具”。

他要面對許多人,除了主要的“對手”官家和娘娘,還有其他身份地位各異的宮人,比如另一方陣營裡的楊懷敏、一直加以點撥的懷吉,都得用那僅有的工具區分出層次。

他常常一副安然自若的模樣,和官家或娘娘在一起時,弓著腰、少有直視或者對視,說話慢條斯理。等對象換成旁人,再直起背,語氣裡添上一層沉穩或別的什麼。張茂則便從那堆複雜的文字裡走了出來。

而這些,都是嘴上說著自己“瘋了”但尚能穩住的張茂則,也是讓觀眾覺得“草帽CP”很好磕的張茂則。採訪那天,正對應《清平樂》更新進度的一半多,他和官家似乎開始產生了一點點隔閡。

在被問到這個人物的後續走向時,談話間不見包袱且足夠坦率的葉祖新賣了個關子,“你看劇就知道了呀,給大家留一個小小的猜想,很精彩,跟前面完全不一樣”。

3.jpg

02

拋給葉祖新的問題裡,也有些其它“無果”的時候。任何關於《清平樂》裡印象深刻的點,比如情節、人設或者拍攝的某場戲,得到的回答總會被延展成面,一開始、每個、每場……類似的概括性詞彙往外蹦。

和大家一起在劇組裡呆了六個多月,“每天都沉浸在激發自己創作慾望的情緒當中”,難忘的東西怎麼會少?

他記得很多很多細節,不一定是重場戲,但是有鋪墊作用的那種。更覺得每場戲都拍得舒服、過癮、意猶未盡,甚至不經意間會產生這樣的想法,“導演,還能不能再來一遍”。

他也記得和“前朝葫蘆娃”的幾個同組演員,利用空閒時間一起吃飯、運動、遊山玩水。每到一個地方還會拍照片,誰不在就把誰P上去,“比如我們在一個山裡面玩,旁邊剛好有水潭,拍完照,不在的人就會被P在水潭裡,露個頭在那游泳,經常幹這樣的事,特別歡樂”。

葉祖新分享著各位老師在劇外的狀態,全然不似劇中特別有氣場的那種大家,而是“孩子”,大家一起出去玩,“就像一幫正在上高中的孩子出去春遊一樣的感覺”。

這都是葉祖新對演員這個職業充滿熱愛的證據,在不同的戲裡,體會到不同人的生活、獲取不一樣的經歷並藉此豐富自己的人生。在劇組裡度過的時光都會成為值得珍藏的回憶,如今提起《步步驚心》,他會用上“甜美”這樣的詞。

做些能夠得到滿足的事,還能養活自己、被一部分認同,葉祖新覺得實在是“特別開心”。

當然也有不順利的時候,曾經有過那麼一個階段,他總是接到類似於十阿哥的角色,頑皮的、憨憨的、調皮搗蛋的,“再這樣重複下去的話,對演員、對我的演藝生涯來說,可能是一件很悲劇的、很毀滅性的事情”。

WechatIMG715.jpeg

他發現自己“真的是演空了”,於是嘗試著去改變,對古裝戲的選擇也變得更加謹慎,多接了些年代戲和現代戲。在那些不同裡,尋找著跟每個階段的自己更加吻合的東西,比如《鐵在燒》裡的丁丑娃、《愛情萬萬歲》裡的金波,他們身上的標籤是愛恨鮮活、新新人類,和十阿哥完全不是一個路子。

這次的《清平樂》是他時隔四年的第一部古裝,回到相對熟悉的氛圍裡,再次開始享受演古裝戲的狀態。他已經不再介意了,只要是好的團隊和劇本,都可以欣然接受。

入行演戲至今,他不認為自己在表演這件事上開竅了,或者有過這樣的時刻。作為一個非科班出身的演員,他形容自己“比較笨”,也並沒有很多技巧與方法可言。觀眾感受到的所謂好演技,其實是因為進步體現出的結果。

唯一能做到,就是“真誠”二字。真誠地面對角色、對手(對手戲演員)以及觀眾。這種真誠在聊天中有所流露,它自然而然地存在著。他偶爾會轉換身份,變成提問的那個人,在說完一連串和張茂則有關的事後,綴上一句“你喜歡他嗎”。

採訪本該結束了,而他“叮囑”完一定要追劇後說道,“我想問一下,你看完這個戲有什麼感覺,變成我反問你了”。他的問題和笑聲不迫切、有期待,但也可以感覺到,無論得到什麼樣的回答,他都樂於接受。

WechatIMG719.jpeg

03

葉祖新習慣於讓角色依附在自己身上,所以有時候齣戲就需要一個過程。

結束一個戲回到家休息,前一個多禮拜可能都還挺興奮的,被卡在角色的那個“槽”裡。演完張茂則就是,他小時候學跳舞,所以身板特別直,那陣子就有被人問到過,“你為什麼會駝背,或者說彎著腰幹嘛”。

這種人物帶來的印記,需要時間去一點點抹去,或者在拿到下一個劇本後開啟一段新的生活,或者用自己的生活去慢慢沖淡它。

不過相比之下,後者可能沒那麼管用,因為他口中的自己和自己的生活,遠遠沒有片場的葉祖新那麼歡脫有趣。

WechatIMG912.jpg

幾乎想都沒有想,他就這麼坦白道,“除了工作以外,我覺得我是一個特別無聊的人”。百分之七八十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拍完戲回到家,他反而不知道該幹嘛。他的語氣中突然出現一種大男孩式的委屈,給自己一個果斷乾脆的總結,“我不會生活”。

即便可以做一手好菜,也不算什麼,因為那是從小離開家養成的習慣,“自己做肯定會便宜一點,會好吃一點”。

他會在微博上分享自己做的包子、泡菜蘿蔔……各式各樣的吃食,但說不出具體的拿手菜。他用家常菜般實誠的口吻解釋,“太多了,我做的每一道菜都是好吃的,也沒有特地去學,都是受媽媽的影響,看到她怎麼做,我就嘗試著去做,也是一種家的味道”。

或許也是因為這個,被問到演戲之外還有沒有想要從事的職業時,他的第一反應是,“如果真的沒有辦法演戲了,那我可能做個小生意,開個咖啡廳?日料店?小飯店”。

注意到他自己補充了一個略顯無奈的前提,忍不住多問了一句,“如果沒有任何限制、天馬行空一點?”他像是沒想到似的,一邊繼續坦白,“我就不是一個天馬星空的人”,一邊來了興趣,“你激發了我的想象,我該怎麼樣天馬行空?給我來三個選擇吧”。

WechatIMG913.jpeg

在給出幾個以往聽到相對不常見的職業作為提示後,得到了葉祖新的答案:軍人和警察。一個是他小時候的夢想,“很爺們兒”,一個是因為他喜歡邏輯性強的東西,善於思考和分析。後者在短暫的對話中有跡可循,他說過自己作為觀眾偏愛的作品,是《烈日灼心》和《風聲》那樣的,質感、題材到演員,都讓他“好喜歡、好喜歡”。

儘管覺得自己不會生活,但目前的生活狀態讓葉祖新感到挺理想的。如果說還有什麼小目標或者心願,那就是“結婚生子吧”。他知道這是很實在,於是自覺解釋,“好接地氣是不是?我都三十六了,是不是該結婚生子了?”

同時,他也知道自己正處在男演員的黃金期,是值得享受的那麼一種狀態。“人長大了,經歷一些事情和年紀的變化之後,學會了沉澱”,沉澱出來的東西剛好可以交付給更多的角色。

至於到底要成為一個怎樣的演員,葉祖新是這麼想的,如果別人看見自己名字後的第一個念頭是“這個演員還行,還不錯”,那就心滿意足了。

暫無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關於星關係 | 聯繫方式 | 服務協議 | 隱私政策 | 廣告服務 | 招聘信息 | 香港繁體版 | 臺灣繁體版 | 中文简体版 | | 娛樂今日新鮮事

Copyright © 2018 河南圖靈實驗室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備案信息:豫ICP備17015470號-1